【索王】亲爱的术士先生(下)

-尾声


夜幕低垂,漫天繁星。

这种时候很适合在草坪上铺一张四角都缀了流苏的大方毛毯,然后两个人对坐在毯子上享受美食与朦朦胧胧的夜色,还有,四围弥散的浅薄的青草汁浆的微微酸涩的芬芳。

索克萨尔和王不留行都是这样认为的。

王不留行扳起小牛犊的头颅,刀起刀落,割断喉管,剥去皮张。然后剔下腿肉,用油脂包裹腿骨,双层,把小块腿骨放置其上。

“索克萨尔——”

“嗯?”

王不留行抬起头用手背抹去脸颊上挂的汗粒儿。肉包在劈开的小松木块上焚烤,热油顺着饱满的纹路淌下,滴在木头上滋滋作响。

“我要的香料呢?”

索克萨尔递过去几个早先预备好的小瓶,这就是回应。这几个玻璃小瓶里盛的是红豆蔻、小茴...

【索王】亲爱的术士先生(上)

几年前的旧文,捞起来改了改。原先是想写一个很厉害的童话故事,要一波三折、有起有落,现在思维不一样了,觉得其实一个普普通通的故事也很好,不需要追求那么多不适合自己的华丽的东西,所以今天把这个密林恶霸索克萨尔威胁倒霉蛋王不留行当保姆的童话放出来给大家看看。


(一)

王不留行,荣耀大陆上千千万万名魔道学者中的一个,不过更加准确地说,他现在应该是“准魔道学者”。这一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正式成为魔道学者,除了通过各项测试,还必须到各行的前辈那里去实习一段时间。

我们的王不留行正骑着扫帚在密林中飞来飞去,为的是前往某位前辈的住处。他希望自己能够早些完成这次实习,当然,也是最后一次实习,这样...

路边野餐.2

下方专属tag路边野餐。自寻

“许多夜晚重叠/
悄然形成了黑暗”

王杰希眼睛盯的是前边的路,脑子里盘悠着的是各种思绪。此时此刻扎根在他脑内的思想几乎没有任何逻辑可言,杂乱地向上生长,缠绞成凌乱的一团。

阳光有点刺,也有点懒。照进车里时王杰希直皱眉,出门前忘记把墨镜戴上是他的决策失误,因为他记得车上本来放了一副,却忘了那副墨镜之前被黄少天摔了而且没有重新再买。时间的流淌是冷的,甚至可以说冷峻,可太阳永远温暖。王杰希看着黄少天的侧脸,只是转瞬即逝的一瞥,反光镜里黄少天脸上蒙了层柔软的朦朦胧胧的纱,显得他面部线条也柔软了很多。天气催眠,黄少天眯起眼睛,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喜欢...

【周柳】为什么送的礼物女朋友总是不喜欢

周烨柏的周,柳非的柳。大型直男发言现场,改编自我和 @方方方方不是诀 的日常。


01

大家好,我是周烨柏,今天我想给大家讲一点我的恋爱故事以及我的烦恼。


是这样的,柳非生日那天我给她买了一束花,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特意买了一大捧——康乃馨。女生不都是喜欢那种粉粉嫩嫩的颜色么?我觉得我这么安排一点问题也没有,但是她收到以后一点也没表现出自己开心,还对我翻白眼。
我问她怎么了,她说没什么,还说自己一点也没生气。


女生说自己没有生气的时候,一般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自己很生气如果不哄哄她,她就要跟你急,另一种是她真的没有生气,你要是去烦她,她可能真的就生气了。结合我对她多年的了...

【周柳】我心中所有的你

周烨柏的周,柳非的柳。单箭头。灵感来源于 @方方方方不是诀 同某位先生和好,有感而发。今天我是不太开心的周烨柏。

我是周烨柏,今天我想给大家讲一个我身边真实发生过的故事。


故事的最开始,我想讲的是我身边的一个女孩子,她是我的队友,微草女选手就一位,你们大概已经猜到了,她就是柳非。非非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性子直爽,我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后来又一起去了微草,冷板凳一起坐,欢呼与掌声一起听。我很喜欢她的,不过话说回来,微草的男生有哪个不喜欢她呢?


我已经不记得她是什么时候和刘小别开始谈恋爱的,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他们已经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我那时很惊讶,因为……我以为她不会谈恋...

人不放彩虹屁枉少年。

王杰希施施然独自走进浓稠黏重的夜色里,窄腰长腿,背影算是耐看。头顶上是天,天上嵌的是月亮,幽幽散开清明辉光,驱散四围涌动的黑暗。

“你要不要月亮?”

他这么自言自语着,兀自朝天抬起一臂去捉那月亮,银色光晕从指隙间泄下,亮得很。他眼底的光比月光更明澈,那本是星屑的寒芒,此时却成了火星子,冬夜干而冷,他眼睛里砰一声有火苗燃了。

他把手指屈成个开口的环,月亮就镶在那缺口上,指尖稍使力把那月亮扣得紧了些,似是担忧力轻了它就要滑脱去。

他捉住了。

【王黄】水底乐园

短平快系致郁玻璃刀。

头顶完全被水淹没的时候,黄少天第一感觉是凉,然后才感受到胸腔处受挤压而造成的轻微呼吸不畅。


他和大多数同他一般年纪的人一样,兴致来时健身房办卡,去了几次之后却没能坚持,懒于跑健身房,又觉得交了钱可惜,直到期限将至才去一两次以寻找回些许心理安慰。对于黄少天而言,游泳其实并不算轻松愉快的体验,平时多数时候他都坐着,而真正动起来是屈指可数。在水下,他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的双手,手指在水里长时间浸泡,指腹上全是褶皱,泛白。


这天应该是他和王杰希确定关系的一周年纪念日,不过已经没什么意义,前一天晚上王杰希一通电话单方面斩断了他们之间的联系,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的意思。


他们分手了。...

青春残酷物语

本文系日剧《无间双龙》衍生作品,睡前故事,温馨致郁。晚安。 请@万古长空 验收一下。

龙崎郁夫听见从背靠的石柱后响起一声叹息。

那声音极低,人群来往又很喧嚣,叹息声被各样声音混得模糊。好在龙崎耳力好,总能一下便从杂乱的人声里分离出段野龙哉的声音。也算是一种默契。

而默契都是被岁月磨出来的。龙崎郁夫记得他和段野龙哉总是这样背对背交流,扮作互不相识的模样,在各式场合你一言我一语,十几年如一日。

这样避人耳目的法子是段野和龙崎念高中时一起想出的,更确切地说,是段野的主意。

那时候段野龙哉已经生出进入黑道的想法,他知道这是条险路,担心龙崎郁夫受牵连,便要龙崎郁夫从此不能擅自与他交...

【方王】锁骨

/非常短的短打。请 @方方方方不是诀 签收。

/王杰希性转。避雷注意。


“太贴近会变质,你要爱我的锁骨。”

王婕希的背部抵住训练室的门。隔着门的那一边是战队里其他人为找他们而发声呼唤,这一边只有心跳声,让人想起烈火燃烧薪柴时的爆裂。她感觉热,很自然地解开了领口一粒纽扣。王婕希的锁骨好看,光滑平直,被领口半掩着若隐若现。


“王婕希,”方士谦附在她耳边以极轻的声音道,“恭喜你。”


有些人不喜过于亲昵的肢体接触,譬如王婕希。管你熟魏生张,只要不是自己主动接近的,都不喜欢。而此时,方士谦以一种极暧昧的姿势在她耳畔低语,鼻息拂在耳廓上最敏感的地带,实在是让人不适。情欲是一团火,...

【黄王】惑星

1934年初,王杰希只身南下,去广东。革命尚未成功,内忧外患,风雨飘摇。他是医生,也做药品生意,手里很有些财产。北方不太平,就往南走。

像他这样的才俊,原本可以安心过自己的舒坦日子,即便国破,山河犹在,钱在什么地方都能挣,和谁做生意都是生意。他却偏偏去到革命活动最是风起云涌的地方。

王杰希没有匡复中华的一腔热血,实际上他还有些惫懒,只求现世安稳,一世无虞。原先在北平的时候,整条胡同的人都知道王医生平时不多言多语,看着不好相处的,人倒是很善。可他去了广东,毅然决然。

不入地下党,只提供药品。没有人看得懂他在想什么,没有人知道他会做什么。他仿佛很热衷革命,又好像一直置身事外。

7月19日...

1 / 5

© 方方方方不是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