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第三年的见异思迁 01 02

*《全职高手》属于蝴蝶蓝,ooc属于我。


“想要生活过得去,杰希给您添点绿。”


01

喻文州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睁眼,四下若明若暗,睡眼惺忪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上现着“少天”两个大字,顶上一行白色小字显示现在是北京时间五点二十三分。

噢,大清早不好好睡觉,八成是有事,还是大事。


“队长——————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嗯?“喻文州心道黄少天的生日应该已经过了,阴历,也不该是今天。琢磨不出什么玄机刚想老实承认不清楚,就生生被那头打断了,硬是把“不知道”给咽了回去。

“哇你别说你不知道啊,诶今早上的朋友圈你看了没?”

“还没有。”

“来来来我给你发张图,看了你就知道了。“


喻文州看着“绿色情人节”愣神了几秒,正觉得有些头疼按揉太阳穴思索怎么回复,还没组织好措辞那边儿又嗖嗖嗖发来几张表情包。

[做男人要心胸宽广.jpg][爱的痛了 痛的哭了.jpg][别低头,绿帽会掉 别哭泣,奸夫会笑.jpg][一键原谅.jpg]


“你想说的……就是这个?”

“对啊!难道你不觉得这件事非常有意思吗?”

“好好睡觉。”


掐了电话,手机往立柜上随手一搁,赤身露背倚着床头,半醒半睡怔怔注视正前方墙上挂的一张大幅合照。


喻文州,王杰希。


喻文州忽然想起最后一次见到王杰希时的情形。

那天的空气很闷,也很热。王杰希坐在窗台边,飘窗里泻进来的阳光上上下下洒满全身。他用细细长长的手指揉搓了下自己有些乱蓬蓬的头发,动作洒脱自然。

“我想出去透口气。”他说。

“我是说,我想出个远门,一个人。”王杰希眯缝着眼睛,嘴角漾出令人眷恋的微笑。喻文州还记得,三年前王杰希问他要不要在一起时,脸上也是这样的微笑,似乎亲昵,却带了不容拒绝的强硬。



02

陷在时间蒙了灰的泥沼里和涌动的记忆扭打,喻文州像是筋疲力尽般,瘫在床上把脸蒙进柔软的被子里逃避回忆。


他甚至有些怀疑当初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自己产生的幻觉。


譬如说当年微草主场,B市接连几天下雪,大晚上王杰希亲自开车带着他满城兜风,喻文州感觉有些困倦,头一歪便睡了过去。不知道睡了多久,或许半小时,或许只有五分钟。喻文州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时,王杰希正从驾驶座上探身过来,在他额头上蜻蜓点水般一掠而过,表情如黑夜中的大海一样宁静。喻文州忽然发现,王杰希的视线很有穿透力,瞳仁底部犹如深渊翻卷出几道悄无声息的波澜。

“喻文州,谈不谈恋爱?”


接下来的亲吻顺理成章,水到渠成。喻文州用手指拨弄着王杰希胸前的纽扣,隔着衣服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和体温。车厢里是一个世界,王杰希也好,喻文州也好,在心脏跳动声与呼吸声里彼此融成一体,又和车内世界交融成富有节奏感与生命力的整体。车窗外的世界在飘雪,月光下白雪皑皑的B市也变得洁净而活泼。


再譬如再往前的那天晚上。两个人在王杰希的寝室里,一个坐在窗台上一个站着,职业选手不饮酒,喝着冰镇碳酸饮料闲聊。


“微草队长深夜归营,与敌队队长共处一室。”喻文州抿口汽水,偏头看了看窗外夜色,调侃式故作严肃地慢悠悠吐出几个字。

“怎么?你还担心被他们说么?”

“我倒是无所谓,微草上下都盯着你,队长的威名恐怕要受损。”

“他们怎么想,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他们背地里议论的不全是空穴来风。”

“不会影响军心?”

“难道蓝雨就不受影响了?”

喻文州不说话了。并不是没有话可说,大约现在的气氛让他有些不大适应,大约汽水也可以使人产生微醺的错觉。这种感觉使他并不抵触,相反,很受吸引。



未完待续。


评论(9)
热度(97)

© 方方方方不是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