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第三年的见异思迁 04

前文 01 02 03

04


“为何情不可永久/是事实并没有真爱/或跟本我未看透”

                                                                   ——《缠绵游戏》


喻文州考虑过点破王杰希那点事儿的后果么?当然有。大不了吵上一架,最坏的结果也就是分手了。

王杰希辩解道:“我是去和叶修讨论战术。”

喻文州心知他是在说谎,原本可以就此打住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然而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呐喊,从深谷里飘升上来的喊声使他无法继续保持缄默,或是以温和的姿态迎接挫败与背叛。假如这一次双方都敷衍而过,以后只会在两个人心头留下疙瘩,永远不能再解开。


“噢?他不找我,偏偏要找你?”

“是关于王不留行的事情。”

“我想,并不需要那么久。”


如果时间能倒流,回转到喻文州十八岁的时候,他一定会把王杰希抓得很紧,不愿意放手。可惜那时候他和王杰希之间的交流太少,也没有想到将来有一天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变得这样亲密,更不会知道,有一天他们的关系会这样紧张。

现在的喻文州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大孩子了。诚然,对于失去,他是有恐惧的,但他也学会了放手。

只要王杰希需要,只要王杰希提出要分开,他绝对不会无理取闹地死缠烂打,像狗血偶像剧里痴恋男主角的女配一样,最后只是让观众看了笑话,什么也没能得着。两个人在一起如果不愉快,为什么还要死撑下去。

但是王杰希没有。他甚至不再为自己辩护,只是一味沉默,低下头,不与喻文州进行目光交流。


房间里只有挂钟走动的咔咔声。

长针划过八分之一钟面的时间,王杰希终于开口说话,“早点睡。”


有些刺耳的门铃声把喻文州从前几天的时光里拖拽回来。喻文州顿觉一下子清醒不少,手指尖都被浸泡得发热,僵硬冰冷的感觉也消散了。

浑身湿漉漉的,把自己草草裹在浴袍里出去开门。透过门上猫眼喻文州看见外边儿站着的人手里拎着几包早点。如果他愿意摘下墨镜并且换上一身制服的话,只看外表那一定会是位很合格很称职的外卖小哥。

可他不会,因为他是黄少天。


黄少天用言行再一次向喻文州展示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队长队长队长,我知道你肯定还没吃早饭,一大早先去给你买了。喏,白天鹅的虾饺、酥皮叉烧包、糖蛋散、肠粉……噢还有水晶桂花糕!这些可是很难买到的,我一大早就去排队了。”喻文州刚刚把门打开道小缝,黄少天的声音就已经飘进来,接着大大方方进来以后直奔餐厅。

“我去剃下胡茬,你先坐。”喻文州关上门时交代句又往浴室里去了。

黄少天把几样早茶都取出来摆在餐桌上。满满当当,看着赏心悦目,只是份量实在可观。

“队长,你说我是不是买得太多了啊?万一吃不完怎么办。总不能放冰箱里你留着当夜宵吃。”黄少天把手里的食品袋子揉成一团往垃圾桶里一掷,摸进厨房找筷子。

喻文州“嗯”了声,打开热水冲冲脸,用獾毛刷蘸满绵密泡沫涂抹在脸上,展开直板剃刀贴着皮肤顺着胡须生长方向一刮而下。

黄少天拣了两双竹筷旋开水龙头在洗碗池里冲洗几下。

“队长,王杰希真去H市找叶修了?”

喻文州正在处理下巴上的一点瑕疵。他的手很稳,听到他这话,执刀的手还是颤抖了一下。刀片很锋利,割破了皮肤表皮,脖颈上渗出血来。原本只是小伤,混合着泡沫和水,一下子晕开成一片。

只能放下刀片去找毛巾先擦擦,正巧黄少天走过来看他个人卫生问题处理得怎么样,被那副惨烈的样子吓得连后退几步。

“喻文州!你你你……你怎么回事?你等我一下我去帮你找药找纱布。”

喻文州倒是镇静,伤口很浅很短,不碍事。

“不用了。”

“什么不用,拜托,你在流血诶。”黄少天跪在地上翻箱倒柜找酒精纱布。“诶你这儿怎么不准备这些东西啊,很重要的好不好。连我都知道,家里边呢医药箱是必须有的。”

“小伤。”

黄少天从瓶瓶罐罐里摸出瓶碘伏,摇一摇翻过来看,再过一个多月就过期,好歹能用。爬起来去找喻文州,正好喻文州走出来。

“我没事,吃饭吧。”

“嗯……那吃完必须上药。”



未完待续。


评论(8)
热度(70)

© 方方方方不是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