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第三年的见异思迁(番外)

*《全职高手》属于蝴蝶蓝,ooc属于我。

*时间轴在两个人谈恋爱第一年。


B市。


寒霜。黄昏。

B市是个好地方,遍地是机遇,处处是黄金。却又是座残忍的城市,连此刻呼入肺中的每一口空气都裹挟着冰碴子一般冷酷。尤其是在这样的季节。

街道渐渐就静下来,游人也散去,只余剩成群的老鸦栖树枝上不止地哀唳。

市区以外,山峦铺锦堆绣,现出一派夹杂着明黄,棕褐,深紫的斑斓与驳杂。

可惜此时天色已暗,没有人愿意再来花费心思与时间欣赏什么自然风光,即便是有,这“无花山色”也看不明晰了。


机场内,暖气开放,人群来来往往。这里始终是热闹的。

王杰希就坐在大厅里,一会儿抬腕看时间,一会儿仰头看头顶大屏幕上的航班班次。或许他是焦急的。短短五分钟内,他的目光停在手表上36次,驻目于大屏幕23回。但他兴许又是平静的。自坐定起,除却反反复复地看手表,以及确认他所等待的人是否落地,一句埋怨的话都没有。

他很静,虽然只是个青年,却已经显出成熟者的稳重。从贴身单穿的黑色羊毛衫到脚上那双漆皮的缁色皮靴,都透着稳重的气息。虽说不是什么时尚潮流的款式,你不能不说这身打扮是得体的。相形之下,那个坐在他旁边,衣着入时,妆容精致的年轻女子,眼珠子一刻都未从她那手机上挪开,嘴里骂骂嚷嚷,就显得躁动不安。

她也是在等自己的恋人么?

王杰希曾用余光打量了她片刻,如此思索着。


衣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怀着一些期待,却是英杰发来的短信。

“队长,我到家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垂下眼睑,心中隐隐有些失落。

思索片刻, 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灵巧敲击着道:

“不用担心,早睡。”


刚点击发送按钮,短信尚未送至,便感觉发顶一暖,还没来得及抬头,温柔的男声已先入耳——

“杰希,久等。”

浅笑,眉眼间尽是来自南国的温暖。

“我要来接你,就不怕等你。”

王杰希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将颈上的驼色格纹围巾取下,一边应着,一边将围巾围在喻文州的脖子上。

“你也知道这儿冷,怎么穿得这么少。”

喻文州抚摸着脖颈上蓬松而柔软的羊绒围巾,其上还残留着王杰希的体温。睫毛的阴影投在面庞上,颜色很浅。


这个细节让王杰希印象十分深刻,及至后来两人分开以后,很多美好的回忆都淡去,此情此景却是始终记忆犹新。

闻言,喻文州只是轻描淡写回了句:“不是还有你么?”

唇齿摩擦,较之北方人,并不怎么标准的普通话显得多了几分特有的软糯。

王杰希笑了。

这回答自然很巧妙,王杰希自认为说不出这种话。


那个先前一直坐在他旁边的女子终于也等来了她苦苦等待的人,挽着那人的胳膊有说有笑地离开了,仿佛先前的等待都是不值一提的,那个不耐烦的人也不是她。高跟鞋在大理石地面上上“嗒嗒嗒”的,声渐悄。


“放年假你到我这儿来,黄少他们知道么?”

“他们都回去了,不会知道。也算是临时决定吧,随便收拾了些衣物就来了。”

王杰希点点头。刚才给喻文州戴上围巾时就看见他的薄风衣里只着了件白色衬衫,领口没有扣上,锁骨清晰可见。石色外衣本来并不适合亚洲人,只是喻文州肤色较浅,人也偏瘦,愣是穿出一种禁欲的味道。

“走吧,文州。”王杰希迈开步子往出机场的方向走去,自然地拉走了喻文州随身携带的拉杆箱。

喻文州也不说客套话,跟着他的步子走了。


人群来来往往,越是靠近出口,人越是多。各种声音从各种人喉咙里发出来,交织成的不是动听的交响乐,更近似于一张带刺的网——你要是被套住了就很难再出去,越是挣扎越是痛苦,只求早早解脱。


“杰希。”

“嗯?”


二人的对话也被这片喧嚣掩住了。王杰希看着身后似乎时刻都浅笑安然的喻文州,忽然发觉自己是看不透他的。

就像喻文州的那双眼睛,仿佛写满了字句,只是自己一句也读不出。

王杰希向后伸出手,想拉住喻文州。

指间流走了凉风。

他什么也没有抓住,除却转瞬即逝的寒意。


人群像被搅动的黑色潮涡。

他们就这么被分开了。


“文州——”

没有回应。

“喻文州——”


从人群里挤出来相会需要多长时间?三分钟?五分钟?王杰希眼里却是无限延长的分分秒秒。

王喻二人之间的距离是多少?两米?五米?喻文州的目光在人群中搜索,王杰希和他之间间隔的分明是由天到地。


等到两人都从那张网子里挣脱,相对而立,喻文州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伸手将王杰希的衣领理得抻展。


“你刚才说了什么?”

“只是叫叫你。”

“那你现在可以喊我了。”

“杰希。”

“我在。”


喻文州抿唇一笑,不知是在笑王杰希,还是自己,又或许只是觉得这情景太过孩子气了。

两人又往前走着。一人在前,一人在后。

王杰希拖着喻文州的箱子,大步走在前边。

喻文州将手插在衣兜里,缓缓地跟着,像是散步。麂皮便鞋踏在柏油马路上很静。让人想起猫,或是狐狸,即使是雪地里也不会留下痕迹。

寒风中,万物都萧瑟了。还好人的心还没有被冻结住。


“你这是去哪儿的路?怎么越走越黑了。”

“这么晚,当然是越走越黑。”

“你不会是带错了路吧。”

“这里是B市,我比你更熟悉。”


喻文州当然是信任王杰希的。只要不是作为对手的时候。他这么说只是想让冷清的局面显得热闹一些。


“如果是坐计程车,刚才一出门不是就可以乘么?”

“你是受了黄少的影响么?话也多了起来。”

“过奖了,比起少天,我还差得远。”说着,喻文州快走几步,与王杰希并肩行走。“况且我也只是合理地进行质疑呢,杰希,你是在吃什么醋么?”

王杰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文州。”

“嗯?”

王杰希站定,拉杆箱立在腿边。

他没有说话,只是一手蒙住喻文州的双眼,另一只手环过他的腰身。


帝都的街道上,如果此时有人经过,他会看见一个男人将另一个男人的双眼蒙住,长长地吻着覆在那男人双眼上的手的手背。一明一暗。

喻文州。王杰希。


如果后来你问王杰希当时他是怎么想的,或许他只会告诉你,他感觉喻文州的睫毛很长,扫在手心上痒酥酥的,让人觉着实在很舒服。

的确,当时他是有些失去了自制力,但他最后也只是亲吻了自己的手背,尽管心中希望是那人的唇。

也许他永远不会知道,喻文州被蒙住双眼的那一瞬间,唇角翘起的弧度像只得逞的狐狸。

两人坐上出租车是在十分钟以后,喻文州修长白净的手指抚弄着颈项上围巾的流苏。


“杰希,当时你做了什么?”

“本想尽一尽地主之谊,送份小小的礼物。”


-FIN-


『后记』

★本来一开始是打算发糖的,但是似乎不甜。

★用脚码字,用心发糖。

评论(4)
热度(54)

© 方方方方不是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