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第三年的见异思迁 12

12


傍晚的山风很舒服,喻文州和黄少天坐在凉亭里凝望着暮色渐浓的天际。

从前每当出于刺激王杰希的目的接近黄少天时,虽然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喻文州都会产生强烈的罪恶感,觉得自己的行为违反了道德准则。一方面,可能伤害到王杰希,另一方面,利用黄少天使他愧疚。如今他却豁然开朗,不再执着于捆绑在自己身上的束缚。

一切都很理所应当。

不过是相互报复而已。


“少天,想不想喝一点小酒。”

“你在开玩笑吧队长。平时连酒心巧克力你都不许我碰一下,今天居然问我要不要喝酒。”

“只是一点点。心情好嘛,可以尝试一下。以后绝对不能沾哦。”

看着喻文州狐狸般的笑脸,黄少天心底犹疑不定。

天空在不知如何是好的黄少天面前,缓慢地变黑了。时间在迟疑彷徨的情绪中一分一秒地消失。


“好。”

黄少天避开喻文州的目光,随即装出一副非常坚定的表情。


喻文州指着右手边一处摆设了霓虹灯的建筑,“那边有一家餐厅,我们去那里好不好?”

看似是问句,实际根本不容许黄少天否决。像是早就安排好接下来的日程,一切该怎么发生,什么时候发生,都在喻文州心里那张表格里。


餐厅的装潢以茶色为基调,充满田园式的质朴。两人在服务生引导下面对面坐在一个较为安静隐秘的角落里。

虽然还没有点餐,但不一会儿,酒水就端到他们两人的面前,大概是餐前酒。


“那么……”
喻文州率先拿起杯子,轻轻地碰了一下黄少天面前的酒杯。“叮当”一声,极清脆。

“干杯。”


黄少天四处张望着,“除了酒之外,难道这里就没有其他的饮料吗?比如说苏打水啊果汁什么的。”

喻文州用他细长的手指端起酒杯,轻轻地啜了一口。“你想反悔了?”

“我没有!”黄少天矢口否认道,拿了酒杯就往嘴里灌,慌张之余稍微呛了一下。
“慢一点。是不是有些辣喉咙?”
为了证明自己没有任何问题,黄少天咳嗽着又喝了小口,“没有。”这是假话。


黄少天被酒意熏得面颊发热,仰起脸才注意到头顶上的天花板竟是玻璃的,今天的月色很美,中央的部位有些昏黄,散发出神秘暧昧的气息。

喻文州注意到他微醺的状态,收走了黄少天的酒,自己也停杯。沾酒本来就不合规矩了,酩酊大醉更是不行。


黄少天呆呆地看着天花板,“文州……”像是在说醉话一样。

喻文州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黄少天低头朝喻文州扫了眼,没有理会他,继续说了下去。


“我真的很想很想护着你,就像,夜雨声烦永远会护着索克萨尔一样。”

黄少天打了个酒嗝,酒精降低了他的语速,但是说话的欲望不会被浇灭。以前没说出来的话,今天统统接着一点薄酒的效力都从腹里吐出来。

“管他是王杰希还是叶修,我就要护着你。他们要对你怎么样我不答应,王杰希是混账,但你特别好,我就是要一直一直保护你。你不要觉得我像个小孩子一样我心里清楚得很。这就叫……心头敞亮。队长,我这么多年一直没谈恋爱我一直单身你不是不知道,我图什么你不是不知道。王杰希可以出轨叶修但是我不能干这种事情,我为你好……”

越说越小声,头也愈埋愈低。似乎是要睡着了。

喻文州招手喊来一个服务生,两人一起把黄少天架起来回房间去。


一路上黄少天时不时蹦出几个字,等到被扶上了床,才稍稍安分些。喻文州向服务生道谢后顺手锁上门。

黄少天忽然又说了一句话,这次是完整的一句话,喻文州听得很清晰。


他说:“喻文州,我想和你,走得更近。”


喻文州小声回应着,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说:“好。”



未完待续。

评论(3)
热度(56)

© 方方方方不是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