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第三年的见异思迁 13(终章)

13


王杰希住在H市的酒店里,晚上叶修陪着睡。

一人躺一张床,无比放松地摆成大字看着天花板,睡前有一搭没一搭地聊。


“大眼儿,你和喻文州当初怎么不出国领证?”

“怕七年之痒。”

“你痒还是他痒啊?”

“大概是我吧。就是不知道痒谁了。”

“那不用等七年,你要是现在想痒一下我觉得我就很不错。”

“嗯,你这么优秀,我当然优先考虑。”

“那是,哥一表人才。诶我说大眼儿啊,我认真的,你要是真想痒那一下我完全可以主动站出来向全世界宣布我就是罪魁祸首,把你那份儿责任也给担了。反正我是被骂大的,而且还退役了,你的前途还是大好一片,不能糟蹋了。”

“美死你吧。”

“那真得美死我。”


叶修翻身侧卧看着王杰希。

“你就没想过会是喻文州出轨?”

“他不会。”

“你就这么信任他?”

“他不是那种人。我要是不信他,当初就不会跟他在一起。”

“我看你也不像是会出轨的人,哪怕是和我这么英俊潇洒的人同处一室都能坐怀不乱,可以说是相当忠诚了,完全就是模范。下次我去给冯主席说说让他给你评个奖。”

“要是把你换成周泽楷,可能前半截儿话还有点说服力。你别把冯主席给气得中风就谢天谢地了,我可不指望还能拿个奖。”

“我不就是说说么?”

“知道你是开玩笑,我也不是小孩儿能被你给哄住。放心,没当真。”


叶修叹了口气。

“没当真就好。祝你和喻文州,天长地久。”

“谢谢。”

“这次来散心散得怎么样?该回去了吧。”

“还得多谢你这么几天一直陪着我。其实也就是心态问题,我已经调整好了,明天就回去。我不能让文州等我等得太久,毕竟他是我想要一起度过这辈子的人。”

“咱们什么关系,说谢多见外。你看啊,一生说长也长说短也短,你都不知道,自己走出去,还有没有那个运气能回得来。能够和一个人永远在一起太不容易了,我希望你有这个福气。刚才说了那么多玩笑话,这句是真心的。”

“嗯。”王杰希没有再道谢,“早点睡,我明天再转转,吃了中午饭就回去。”



叶修没有开玩笑。

最后一句祝福不是玩笑,先前看似荒诞的话,也不是。



清晨。

喻文州这边两个人都清醒了,黄少天像是完全想不起昨天自己都说过什么似的,起来以后念叨着头疼头疼喝酒害人就钻进冲凉房里。透过毛玻璃,喻文州看到黄少天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扯着五音不全的喉咙哼唱。蓝雨的人曾经打趣黄少天唱歌这件事说“黄少不是在唱歌,只是在念经”。

喻文州在门口聆听了一会儿黄少天的歌声,才对着毛玻璃轻声道:

“少天,我把你的换洗衣服放在门口咯。”

“什么?”黄少天的声音混杂着水声含含糊糊的听不清晰。

“我把你的衣服放在门口啦!”喻文州不得不走近几步,又提高了分贝。

“噢!好!”水声停了,像是为了听清门外的人在说什么特意关上喷头一样,又像是在擦香皂。


喻文州有点无所事事地刷着微博,看到一条王杰希相关的cp分析,估计又是哪个无聊的cp粉写来娱乐大众的。鬼使神差点开全文,目光触及第一行字心头就被扎了一刀。


“像杰希大大这么优秀的人当然只有叶修这种荣耀第一人才能配上他啦。接下来我就给大家一一分析……“


你们慢慢般配吧。喻文州嗤笑着摁下锁屏键,不知道是在笑谁,也许是那个无知的博主,也许是王杰希和叶修,也许是自己。

屏幕黑了。

心死了。


或许正如微草粉丝们所说的那样,王杰希眼中有万千星辰,而他喻文州,只不过是那点点繁星中的一颗,仅此而已。


正午。

吃完了午饭以后叶修在房间里帮王杰希收拾行李,本来王杰希带的东西就不多,没过多久连退房手续都办理好。两个人站在酒店门口等计程车。

“大眼儿,见到喻文州之后记得报平安。”

“好。”



下午。

意外的暴风雨打乱了王杰希的计划。

被困在机场大厅里,航班一再延误,原以为还能赶回去和喻文州一起共用晚餐,借机好好道歉,再表明自己想好好过下去的心志。

天公不作美,似乎是偏偏要同王杰希作对一般。打开手机想要联系喻文州,却发现没有信号,连接几次都是一样。

他忽然很想念喻文州。

如果他可以飞,哪怕外边雷霆万钧都能飞回去,只要能回到喻文州身边。


喻文州以为王杰希眼中万千星辰,王杰希眼里只有一个喻文州。


天一点一点黑了。



夜深。

“夜景真的好美哦!”黄少天站在窗台边俯瞰夜景情不自禁发出感叹。

喻文州从他身后走来,并肩站在一起。

“少天还记得昨晚上说了些什么话么?”

“啊?什么话?”黄少天心道糟糕,只希望队长不要现在算账才好。

喻文州又靠近了些附在黄少天耳边说话,“你说,想和我发展更深一层的关系。”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最后的“的”字没出口,给咽进了肚里。黄少天感觉耳朵上痒痒的,喻文州呼气时细微的鼻息摩擦着耳廓,不禁打了个寒战,脊背上起了层鸡皮疙瘩。

不知是处于冬眠状态的欲望在突然间苏醒,亦或难以忍受和王杰希之间的冷战状态,喻文州感觉那个熟悉的背影忽然在眼前出现。兀自在空中挥几下,好像这样就可以把王杰希的影子给拂走。王杰希和叶修在一起的时候会怎么做呢?这么想着,稍微偏头衔住黄少天的耳垂。


“不要拒绝我……”是喻文州的耳语。


黄少天一个激灵,惊觉身上已经有了反应。


“少天……不要拒绝我。”喻文州低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简直就像是伊甸园里恶魔的呢喃一样,又像是在撒娇。

他怎么能拒绝喻文州呢?

他怎么能拒绝自己内心深处的期待呢?


黄少天转身过来轻抱住喻文州,喻文州也用双手环住黄少天的肩头,就像搂着一个孩子。

两个人完全是凭着直觉牵引,倒退着往房间里走。

喻文州很温柔。不粗鲁,也不笨拙。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应当。


夜幕低垂。

世界很大,也很静,没有风声,没有雨声,没有鸟鸣。

床上蜜色的肌肤交揉在一起,微微掀着波浪。

“少天,不要拒绝我。”

喻文州的喃声听起来像是咒语。

“不要拒绝我。”

这句话在黄少天耳边回荡,像是遥远的涛声。


床下衣物凌乱地交叠成堆,喻文州的手机开着静音,裹在衣服里安静躺地上。屏幕时不时亮起,又很快熄灭。

亮起,熄灭。

像是黑夜中的萤火虫,又像忽明忽暗的星光。



喻文州看不到有人给他不断弹消息,更看不见屏幕那头心情欣喜而激动的一张脸。


“文州,我到了,要出来吃夜宵么?”

“文州,接电话啊。”

“你在哪儿?”

“睡了?”

“我马上就回来了,希望别吵着你睡觉。”

……

“文州,你在哪儿?”

“对不起,这次都是我的问题”

“喻文州”

“喻文州!”

“我向你解释。”

“算我生平第一次求你,接电话。”


没有回音。



-FIN-

评论(26)
热度(74)

© 方方方方不是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