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这件小事。

王杰希对喻文州并不算是一见钟情。


初见喻文州时,王杰希眼里只留下个干净的影子。没错,干净。那个身影附着淡浅的亲切笑意,白色衬衣穿在身上显得很清爽。

喻文州的性取向在联盟不算是秘密,王杰希知道这件事之后,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两圈心里打起给叶修喻文州牵红线的主意。没办法,他晓得的身边几个“同道中人”,除了喻文州也就只余叶修了。王杰希自以为不好这口,当红娘只不过是作为叶修的朋友一时大发热心。加上他对喻文州的印象很不错,月老这差事,从前没尝试过,现在试一试既是有趣的人生经历又极可能成就番美好的爱情。

嗯,何乐而不为?



微草的粉丝,尤其是王杰希的粉丝,永远想不到微草队长王杰希有些清冷的皮子底下居然还有颗忧国忧民忧心联盟LGBT群众的爱心。

而王杰希也万万没想到自己仅在叶修那边稍微旁敲侧击了几句就被立即察觉出意图。


“别胡闹。”

王杰希头一次听见叶修这么严肃地说话,好像那张说出“别胡闹”三个字的嘴生错了位置,就不应该属于叶修。

尽管王杰希没有马上放弃,但不可否认但是,接下来一番说服显得就有些苍白无力了。王杰希掰着手指给叶修数起喻文州的优点,越说自己心头越没底,他才发觉自己对喻文州的了解少得可怜。方才自己所有摆出来的话,都是他眼睛看见的,喻文州想要让大家看见的形象,至于更深层次的性格或是思想,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一概不知的。


叶修起先还刻意板着脸假正经地严肃,听到后边笑得几乎直不起腰。

王杰希脸不红心不跳在叶修面前瞎叨叨出一句“我觉得他看起来活儿很好。”就被叶修生生打断了。

叶修捂着小腹,显然是被王杰希给逗笑得肚子疼。“我说大眼儿啊,”叶修摆摆手道,“既然喻文州那么好,那你就留着自己处吧,我从小就知道孔融让梨。”

王杰希听了一下子被噎得说不出话,面红耳赤之程度几乎可以与小学时候给喜欢的女同学表白时比个高低。


对啊,既然喻文州那么好那他为什么还要给叶修牵红线呢?

不,他和他们不一样,这话不能随便说。


王杰希懊恼自己头脑一热跑来瞎操心,原本打算去喻文州那边做思想工作,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太年轻太天真,只好暂且搁置一边。


虽然牵红线是失败告终,王杰希却也分析出自己对喻文州的了解太少,至少他对喻文州的思维方式就了解得不够透彻。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王杰希在笔记本上胡写上这么一句话。


他必须得去了解喻文州,就算是为了微草。


转眼,王杰希和喻文州相识已经一年。

至于是否相知,王杰希自己也说不清。无可否认,喻文州为人处世之道磨砺得可以说完美,恰到好处的圆润,而不是沾了油气显得腻味的圆滑。


这一年里王杰希觉得和喻文州相处得很愉快,却也只是停留在相处愉快。

他们会聊天,却也止于茶余饭后的谈笑。

家事国事天下事,什么大小事情两个人都能说上几句,从供给侧改革到国内楼市股市行情,从波耶特不再担任上海绿地申花足球队主教练到好莱坞黄金配角哈利·戴恩·斯坦通去世。

王杰希自以为对喻文州足够了解,细想下来,喻文州的形象还是跟隔了层纱似的,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王杰希总是有意识避免和喻文州说起情感方面的话题,或许是潜意识里有些划清界限的意思,尽管并不歧视,但心里总还是觉得有些怪味说不出来。

他们头一次说起自己的感情经历时,王杰希正为父母催自己找对象心烦。

彼时王杰希还未收起魔术师打法,整个人光芒四射也锋芒毕露,叛逆期尾巴尖儿上,心里受不得委屈。半埋怨半发泄地对着喻文州说了好大一段话,最后得出个结论,强扭的瓜不甜,谁要劝他他就跟谁急。

喻文州那边儿安安静静听他发完一肚子牢骚,不急不缓给人讲起自己学生时代的恋爱故事。

那时候的喻文州还没有发现自己是弯是直,同女友和平相处小半年,无疾而终,末了,姑娘给喻文州发了张“哥哥卡”。

“你真的很好,像我的亲哥哥一样。”

喻文州惟妙惟肖地模仿着姑娘当时的语气给王杰希演绎了那时分手的情景,又笑道:“这就叫有情人终成兄妹。”

王杰希听了也跟着乐,乐呵乐呵着才咂出点不对头的滋味来。“那你之后……?”

王杰希本想问喻文州是否就发觉了自己的取向,话到嘴边又觉得不合适,生生咽下去后半截儿,留了前边半句悬着显得怪尴尬。喻文州像是明白了他藏下的问句是什么,点点头道:“那之后其实还换了好几个女朋友,最后都一样。”

王杰希一时不知该怎么接话,脸上挂着“原来如此”的表情长长地“噢”了声。

喻文州继续说道:“那时候年纪小嘛……当然现在也不算多成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来者不拒。”他看着王杰希有些茫然的神情,又开口道:“还好现在我知道我要的是什么了。”

王杰希背上沁出层薄汗,如果现在接下话茬问一句“是什么?”总觉得不合适,至于“原来你以前这么风流”,听起来就不像是什么能说出口的好话。心如火焚,额头上却开始冒冷汗,好在急中生智,说起自己的事情成功转移了话题。

“咳,我以前也有过类似的经历。”王杰希清了清嗓子说起来,“大概是我不太会谈恋爱吧。最后人家跟我分手的时候说,和我在一起像是多了个爸。”王杰希眨眨眼睛,“没了。我这个人没什么故事的。”

喻文州笑道:“原来王队那么多‘闺女粉’还是有历史根源的。”

王杰希说:“当时那件事,周围人都笑我把对象养成了闺女,现在还时不时在我面前提这事儿。”


两个大老爷们儿嘻嘻哈哈地又聊了会儿联盟里的八卦,再然后,微草队长王杰希便把爹妈要他找对象的事情完全抛在脑后了。


生活如此多娇,何必自寻烦恼。



王杰希自己都不信他会去问喻文州是否愿意和他试一试。

喻文州说自己读书的时候来者不拒,现在却不一样。还没等人说完话就看出来微草队长王杰希同志是一时脑子被冲糊涂了,而且还是第二天睡够了清醒了就会后悔自己长了张嘴又长了条舌头那种。

喻文州琢磨按着王杰希一贯以铁打直男自居的性子,这大概是被人强灌了酒,要不然就是受到巨大精神打击一蹶不振,于是乎好言好语哄着电话那头的人多喝热水早睡早起,这件事也算是告一段落。


其实原因很简单,喻文州当时名花有主,管他王杰希是疯了还是傻了,他都不能应下来。

这是原则,喻文州的原则。


不过没过多久喻文州又恢复了单身状态,他自己提出来的。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蓝雨内部自销本来无可非议,只是他和黄少天的关系冷却下来后已经固化为地久天长的友谊,先前的幼稚轻狂傲慢纷纷沉淀下来,成了岩片上熠熠发光的碎金。

那天王杰希给喻文州打电话的确是脑子搅糊涂了,冲动是魔鬼,而那回缠上他的鬼还不是一般大。不过他也不是只给喻文州一个人说了那番话,通讯录里的人挨着一个一个打下去,喻文州其实都是靠后边的了。

叶修是喻文州前边那个,平时再怎么吊儿郎当的样子,听见电话里王杰希失魂落魄的声音还是立马发声让他安分些别瞎想。


其实还是逼婚问题。老王家三代单传,王爹王妈眼巴巴等着抱孙子,王杰希那头却没动静,多方施压无果,趁着王杰希回家的时候搞了场家庭会谈,把这事儿摊在明面上敞亮了说。

王杰希受不了,王爹王妈也受不了。

听了几个小时的人生道理,一向孝顺的王杰希终于发了火,火冒三丈高,直接把刚才家庭会谈上消耗得所剩无几的理智给烧了个一干二净,当时直接就冲二老说自己是同性恋不想耽误外边儿的好姑娘。


当时喻文州那边虽然不知道王杰希经历了什么,估计不是什么好事,没像叶修那样损他,委婉客气不失礼数地劝他去休息,确实是喻式作风。

现在他单了,并且莫名想去王杰希那边探个水深。


“王队”

“嗯?”

喻文州点开社交通讯软件,刚给王杰希发送条消息过去就被秒回。

“有事问你。”

打了遍腹稿鼓起勇气在输入框里打下几个字时那头又来了消息。

“?说”

“想和我试一试么?”

没有回复。

“我是有情人终成兄妹,你是对象养成闺女。我不可能给你当闺女,你也不像是能做我妹妹的,所以我觉得我们一定能天长地久”

没有回复。


在喻文州等待王杰希的这一小段时间里,王杰希认真思考了和喻文州谈个恋爱的可能性。


首先,他王杰希是个直男。

再次,他王杰希是个直男。

最后,他王杰希是个直男。


并不是说喻文州不好,相反,他可以说是相当适合作为恋爱对象了。只是,自懂事起王杰希就坚定不移地认为自己性别男,爱好女,定位准确清晰且未来一百年之内没有变更的可能。

男人,和男人?走出去会被人指指点点戳脊梁骨,这怎么行。


为什么偏偏是喻文州呢?

为什么喻文州偏偏又是个和他性别相同的人呢?

王杰希心想。要是喻文州是个姑娘,不等那边开口他一定早就展开全方位攻势猛烈出击,不把娇花摘下来不死心。

可惜喻文州不是。


王杰希把自己一颗心剖开来一条条捋顺了分析。心头一动,又想: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刻板呢?

世俗伦理,外人的眼光,真的就那么重要么?

难道真的就不可以么?

反正,就像喻文州所说的,不过是试一试吧。



鬼使神差地,他回道:

“好。”



相识,相知,相爱,相守。

一试,就是十年。


—FIN—


*纪念一下我和我家陆同志谈恋爱一周年。心情大好,发文以示欢喜。

*情节全部取材于我和我家陆同志的真实经历,有虚构的成分。譬如说,那个把对象养成丫头的是我,有情人终成兄妹的是我家老陆。至于我抽风不是因为逼婚,而是被分手,陆同志那边确实是因为有对象所以没敢答应我,不过老陆给我说以前真的想给我拉皮条大概是看我又帅声音又好听。咳咳……。

*两个彼此毫无关联的碳基生物体之间能够产生羁绊,光是想想都觉得实在太不容易。不管怎样,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评论(4)
热度(114)

© 方方方方不是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