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黄]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一个联动。原文见评论区。
关键词 师生


“这个世界再无秘密。爱上你就是我唯一的秘密,而我只愿与你分享。”


王教授站在讲台上,食指在键盘上灵巧一击,银幕便投出来一张幻灯片。


这是中学教科书上常见的一张黑绘双耳陶瓶图片,瓶身画了弓腰对弈状的两个人。图片下方有黑色宋体小字注解:


希腊 《阿喀琉斯和埃阿斯掷骰》


“从阿喀琉斯愤怒的话语中,我们可以发现在阿喀琉斯内心深处强烈的公平观念……”[1]


王教授对着台下一众学生侃侃而谈,有时说得起兴,眼睛里便闪动出些许微光。讲桌上摊开本讲义,蝇头小楷工整地排于纸面,字迹里透出抑不住的犀利,似隐约散发寒芒的刀锋。他几乎从来不看讲义,每次带来摆在桌上只是走个过场。


“大概是胸有成竹的缘故。”


黄少天在座位上心猿意马,抄起手来盯着王教授发呆。

王杰希的目光扫过来,四目相接的一瞬间黄少天忽然感到有些口干舌燥,心头升起一种飘飘然的情绪,甚至还掺杂了一丝不可名状的刺激。

于是他对他笑了笑。



其实王杰希那个眼神很冷淡,至少可以说同柔和沾不上一点边,让人很容易想到亮晃晃的刀刃,杀人不见血。而黄少天的的确确为之吸引,似乎这把刀可以无比精准地一层一层挑开他面上的粉饰,把他心里掩藏的情欲统统剖出来,大喇喇地呈在世人面前。相对的,他也想把王教授假正经的壳子给撕碎了尽抛在空中。那些碎屑,飘飘荡荡落下来,一定比烟火还好看,一千倍,一万倍。


他想,自己是爱他的。
他想让他来占有他。



王杰希怔了半秒,尔后不动声色地移开视线。


“他对我有意思。”


一个念头蹦跃出脑海,于是黄少天有些愉悦地抓起笔来在本子上潦草涂老鸦,一开始只是胡乱写画,到后来一页纸上满满当当地挤着“王杰希”三个字

王杰希注意到了那个学生的目光。以及,那个虽经遮掩却欲盖弥彰的浸透了渴望的微笑。


“他叫什么名字?”王杰希与他对上视线时如此思忖。“噢,黄少天。”


那个出柜出得全校闻名的黄少天。


“嗤…”王杰希心里嗤笑着挪开视线。
这个年轻人的眼神有些烫,而他不想过久停留。


嗤笑,大概因为他知道黄少天是有男友的。
“小孩儿也想学大人玩promiscuity那一套?”


他早早咀嚼出端倪。因此课后黄少天来主动找他,他并不意外。


“想找您聊一聊那个课题。关于英国文学的。”


黄少天的声音很是清亮。
王杰希莫名想起刚才课堂上黄少天递过来的笑。小虎牙尖尖的,目光又亮又灼人——这个说法似乎有些不妥,像是描述激光炮,但这也是第一时间刻入他记忆中并且闪现的映像。
那是让人不忍心拒绝他一切请求的眼神。


“好,去我宿舍吧。”


当王杰希伸出手指描摹起黄少天的下唇,从左到右,再从右到左,一次又一次来回游移时,黄少天的脊椎为生理电流麻痹产生微刺感,激得他一阵战栗。


“我成功了。”他想。


他还在雀跃,王杰希的嘴唇已经贴了上来。


“有点冷。但是很温柔。”黄少天从中感受到王杰希的节制。“王老师怎么连这种时候都这么理智。”


于是他抬头回敬了一个几乎称得上野蛮的吻。
然而这并不是出于激情或者一种快感,也许他只是想确认某件事情以便压抑住自己的某些疑虑。


“旺达……梅勒斯,奥利弗,久木祥一郎…”[2]


被推上顶峰的一瞬间黄少天喊出一连串人名,因为微微喘气而显得时断时续。

最后伏在王杰希身上,闭着眼,似乎睡着了。

羔羊窝在牧人怀中安然入眠。

“王杰希……”

黄少天隐隐约约飘出一句梦呓。

“疯子。”

王杰希撩起黄少天侧颊上被汗水浸湿黏成一绺的头发,浅色,很柔软。



fin.

————————

[1]引自尹振球教授《为什么说阿喀琉斯是西方文学史上的第一个“人”》,已授权。

[2]出现人名依次为《穿裘皮的维纳斯》《查泰莱夫人的情人》《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失乐园》中人物。

————————

留白很多,可能写成系列以阐述清楚前因后果。

评论(4)
热度(53)

© 方方方方不是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