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正经。

@江汜 的。


cp王楚。
大学教授王x头牌歌女楚。

她的声音沙沙的。听在耳里莫名让人感觉心尖尖儿被小兽的爪轻轻搔过。

“王教授,来舞厅却不跳舞,是什么道理呢?”

王杰希感到有些眩晕。
像是身处波涛汹涌的大海中一芥渔舟上。

倒不是仙乐斯头牌楚云秀小姐下台来和他一个大学教授攀谈的缘故,只是……他认为她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王杰希的记忆里,大约十五个小时以前,她还是不施粉黛的模样,规规矩矩梳着两条麻花辫,辫尾各系了两个蝴蝶结。藏蓝色的上装,有时在外边再套件罩衫,也是规规矩矩的。

她就坐在教室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支肘托腮,飞快地写下笔记,字迹小而工整,是娟秀的小楷。她不时抬眼同他眼神交流一番,那目光是伶俐的,很灵动,像暮春微云间扑飞的鸽子。

她会在下课时把厚厚的笔记抱在胸前来找他探讨,这时候她总是蹙着眉,声音微沙。

“王教授,文学只是少部分人的文学,是什么道理呢?”
“王教授,我不同意你说的话,我认为孔孟存在也是有道理的。”
“王教授…”

她是国立同济大学校园里最常看见那类女学生,清素的,有自己的一些主见。但她同其他人相比又不太一样,具体要叫人分辨究竟那点不同之处在哪里,依条序排出个甲乙丙丁,实在就难了。王杰希说不出。


王杰希回过神来,唇舌发麻,眼前的人影与先前的影子重叠起来,在五色灯光下显得不大真实。缎滑暖风裹送寸寸香水味,阵阵浪涛般涌动过来,清越悠曼,是从她身上散出的。

他背后沁了汗,涔涔的。
这里的暖气太热了。不好。
而且萨克斯风也吹得太悱恻。


她的头发完全散下来,卷成浪,嘴唇是猩红的,眼皮上却涂得暗,十个指甲盖上尽都抹了蔻丹。黑绸裙子,裁剪得很能显出身段来。她轻轻跺脚,细长的鞋跟敲击地砖,脆响声就激得王杰希脊背上窜起股冰流。

黑夜里的她看起来与白天截然相反。或者说同他印象中的她都是大有不同的。

她现在像是新出世的阿芙罗狄忒,四围的人声喧嚷鬓影衣香全是泡沫。而那些莹白的小珠存在的意义纯粹只是为了衬出她。她不是那种媚光四溢的天生尤物,却有引人扑火的致命的美。

“王先生,您不该邀请女士跳一支舞么?”

她开口道。
让人难以拒绝。
但他还是不得不试着拒绝。

“抱歉,我不会。”
“王先生这么摩登,竟然不会跳舞么?没关系的,我教您。”

这下他退无可退了。



他们一起进到舞池中央,舞宫里所有目光都投过来,在半空中交汇成网。密网下,她若菟丝缠柏树般搂抱着他。四处流动着泛珍珠灰光泽的乐声,悠扬出一种难以言说的快乐。

“你怎么在这里?”
“我不应该在这里么?”
“你是个学生。”
“不,我是个歌女。”

她眼睛里闪动出狡黠。

“你们总是认为一个歌女去大学念书是好的,可学生到舞厅当舞女或是歌女就有伤风化,不是么?我原本就是一位歌女。”
“你们这些男人呀……“

她吃吃地笑,不再说话。
王杰希腰胁紧峭,她有意无意之间拂过他腰线,他就失神误踩她一脚。

他正想驳她,又几乎脱口而出歉词,搅和在一起,这下什么也说不出了。

“没关系。”

巧笑倩兮。


他只好低下头,不再同她交流,纯粹只跳舞了。他想这首曲子怎么这样长,长到让他几欲落荒而逃。

几欲,便是不会了。

不得不说王杰希学东西很快,而跳舞这一方面楚云秀也是位好老师。一曲未尽王杰希已然是渐入佳境,兴致盎然。

她在第二曲即将启奏时不失时宜地提出再来一曲的建议,他欣然采纳了。
起初的生疏,不自在,此时完全为一种新鲜感取代。

摩登。这是摩登的美。

他自欺欺人地将内心的喜悦推脱给一件虚无缥缈的“美”。

她忍俊不禁。

等到王杰希发觉自己已经在舞池里与楚云秀相拥连舞三曲时,他似是终于魂魄归窍了,先前都是魔鬼操纵了他的心魂似的,以至于忘我。


而叶修终于在舞池中央找到他。
“好家伙,你不是说你不会?转眼人就不见了。害我在周围好一通找。”
王杰希不知如何解释了。
他以缄默为答复。


而楚云秀小姐已经悄然离开,重新回到她的舞台上了。

“假惺惺 假惺惺/做人何必假惺惺”

歌声盈溢了整个仙乐斯,于是男男女女都歆享这份恩赐。

王杰希回头去看舞台。

“你想看 你要看/
你就仔细的看看清/
不要那么样的装着/
不要那么样的装着/
一本正经/
一本正经/
何必呢/
假正经 假正经/”


台上楚云秀向他懒懒扫过一眼,慵倦的样子,偏偏透出要人命的媚气,沾染三两分戏谑。

风情万种,莫过于此。

他想起曾经养过的猫。
于是他笑了。




算是王杰希王大教授假正经的禁欲生涯里的一点趣事了。

评论(2)
热度(33)

© 方方方方不是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