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淌河。

/王柳。

@方诀 的。

她侧卧在极深的草丛里,天边挂了残云,云与云之间燃着晚霞,稀巴烂的一团红,映在草地上草也被染红,她的脸也是红的,从眼角到颊侧到耳根。

柳非看王杰希,目不转睛地。王杰希看云,目不转睛地。

她很难讲清自己对他的情感了,或许一开始只是纯粹的依赖,但那点火苗后来愈发旺盛,喰噬了理智,最后只余下单薄的恋慕。

王杰希这个人明明通透得很的,怎么她这点心思就看不出来呢?太奇怪了,这不应该。

她叹了口气,把目光从王杰希的侧影上移开,这是个很缓慢的过程,因为王杰希的影子是稠的,她挪去目光时感到一种反向的阻力。太难了。

现在她面向天空,无比广阔的天空,她把两只手垫在后脑勺下,于是手背上就蹭了泥土,还有几根短而嫩的草,头发里沾了青草汁,有些苦。柳非也在看云,同王杰希一样。

此时的她实在很美。四肢舒展开,倒在青草里像一丛花,只等人来采。而王杰希是一条倒淌的河,她逆流而上去寻他,他反倒越发远了。她的小心思和鬼主意完全被他忽视掉,她的明示暗示都不睬。

她感觉眼睛里几乎要流出泪珠子,赶忙合眼,她怕眼泪流下来,在王杰希面前狼狈又尴尬。

柳非听见鞋底碾过青草与土壤的声音,她立时联想起王杰希踏在草上时脚下的泥土,有点润。

王杰希向她走过来。她感觉那个人靠得越来越近,他的脚步是踏在她心头的弦上的,他靠得越近她就越紧张,全身上下每一根神经都绷着,非常敏感,她把眼睛也紧紧闭上,假寐。

他几乎要吻她了。她能感觉他的脸距离她很近,她现在看不见,但她能觉察到他的鼻息。
是错觉么?

她是草地里的睡美人,心上人一吻立即就可以醒来。

不是每个王子都想吻醒公主。柳非感到身上多了层东西,她没敢睁眼,暗自猜测那应该是王杰希的外套。

他又远了,像一条倒淌的河。


评论(4)
热度(58)

© 方方方方不是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