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德者。


/喻王。
/是个预告。对,乡村爱情故事那个的。背景十年浩劫。

喻文州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王支书了。

假如他们年龄差异大些,譬如王杰希是个长辈,他大可以把自己摆在小辈人的位置上使心眼儿地在整天他面前晃悠。长辈总是不会拒绝笑嘻嘻的年轻人,如果他刚好还同他志趣相投,那就更没障碍了。
他,喻文州,大可以置脸面于不顾,只要能达到目的,什么机会都能抓得死死的,见缝插针地去卖乖讨巧抖机灵,他王杰希喜欢做梦他就怎么。

可惜假设不成立。王杰希,村支书,他,插队知青,大家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年龄还几乎没差,他怎么好去讪脸。友谊地久天长不好么?谁知道以后会不会连朋友都做不成。
给他穿小鞋他是不怕的,反正从前不是没过过遭排挤的日子,他全挺过去了,现在活得好好的,不缺胳膊不少腿,偶尔还能喝口肉汤。他就怕王杰希板着脸,完全变成一个标准的干部,从此跟他陌路走。
他朋友不多,丢了哪一个都能让他疼上好一阵子。尤其是王杰希这个肖想对象,缺上这个口子,他心口就漏风了。现在天气冷,山风吹过来像刀子割,还是钝刀子。他的一腔深情从破口渗出来,嘀嗒嘀嗒落下,地上就多了个凼,里边盛的都是他没有结局的一往情深。

他感到痛苦。

情深似海有什么用?假如王杰希是个姑娘就好了,这样他不至于背着负罪感。他可以给她写情书,她喜欢诗他就写,写上一千一百首,通通送给她。她要是看得起他的画他就每天都画,画里都有她。她就是他的源泉了,一想起她灵感就喷薄而出,比火山爆发还要激烈壮观。

可惜假设不成立。王杰希是个男人,而且是个非常正常的男人。因此他的一切肖想都是违背了道德的,违背了自然规律。这注定了他的感情将夭折,还没有开始就必须结束。
一阵哀恸的汛流把他裹挟着,卷起他往绝望深渊里去。他陷入完全被动的境地,而辖制他的正是他自己的恐惧,他对于未来的恐惧,对于自己的思想与世界普遍认知的差异的恐惧。喻文州无可奈何。

无可奈何,无可奈何。翻成大白话,三字足矣:做不了。他越不过那道坎,就要一直受折磨。他越过去,谁知道前路是什么光景?

哎,谁知道前路是什么光景呢?万一是悬崖绝壁,那他闷闷地埋头走上去,岂不是要摔得粉身碎骨?他差点就畏惧了。

他不怕一无所有,因为拥有的本就不多。粉身碎骨又怎么样呢?骨头渣子都不剩又怎么样呢?他孤零零来,孤零零走,这不是正常的么?世界上又有多少人最终如愿以偿地合眼长眠呢?就算成了那千千万万之一又有什么遗憾呢?说到遗憾,他要是把这些心思全埋在地里,怕是初春时也发不出芽来,更别提开花结果——早就沤烂成腐朽残败的一堆烂泥了。
从前念书时老师不就教大家么?选择答案,要是实在不清楚,就横下心胡乱写一个,至少也有正确的可能性,缺牙巴咬虱子,万一就那么碰巧呢?可要是死心眼地空缺着,就只有百分之百的失败。

他横下心来,闭着眼睛往悬崖上冲。
来吧,粉身碎骨,他在所不辞。道德?眼光?都先放一放。王杰希要是不满,他就笑嘻嘻道歉,说他开玩笑过火了。
路总是人走出来的嘛!别看它夷平宽敞还是坎坷泥泞。他总能有办法把日子过下去。


他终于成为了不折不扣的背德者。



评论(3)
热度(20)

© 方方方方不是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