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黄】一分钟稀客一分钟色诱

/王黄。

/和《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是一个系列。

/有脚踏车。


黄少天瘫软在床榻上,散成一团沙,刚从海滩上挖出来的沙子,湿漉漉的,能嗅出盐腥气。海洋里死亡的水草和鱼类、贝类,它们奉献出自己的生命然后化成一股难以言喻的气味,形成了黄少天这个人的一部分,从此不可分割。

他的头发也是湿润的,一绺绺的黏在一起贴在脸上。他倒在被浸湿的床铺里像一只刚从水里捞起的猫。王杰希很喜欢黄少天蓬松的头发,他喜欢他充盈少年质感的发丝,它们在阳光下闪烁出柔和的光泽,让他想起小时候豢养过的猫。

床上的人十分艰难地翻了个身仰面朝天花板,他似乎被床铺紧紧束缚住,因此这个动作简直像是耗尽了他全身的气力似的。现在,他,黄少天,完完全全筋疲力尽了。溺水的人放弃挣扎,任凭自己变成砧板上的鱼肉。他的胸口有起伏迹象,这证明了他还留有性命,但对于力竭的鱼,尤其是脱离水域的鱼,残存的呼吸也无法改变已然沦入任人宰割的境况。有个词怎么说的?苟延残喘。对,发明得真好。

王杰希从浴室出来时身上挂着水珠,黄少天宇光瞥见他,想起第一次被王教授拉进无底深渊把心交出去那次,王杰希也是湿漉漉的。



那是一场校内篮球赛,文学院的队伍里有王杰希。黄少天坐在看台上,距离王杰希最近时也有三米多,但这并不妨碍王杰希以一个模糊而又鲜亮的影子,子弹一般击中黄少天。他无意中投来的眼神里裹着火,又像明晃晃的刀刃,锐利,把左右心室都割碎。他身上黏着一层光晕,也黏住了黄少天的眼睛,和心怀意念。

这样的王杰希太特别了。他像是另一个存在,和讲台上那位王教授全然是两个人。冷静自持的王教授,从里到外都是冷的。而现在他烫得黄少天几乎坐不住。

起跳,三分,空心入篮。

空中留下橙赤色的弧线。

王杰希的侧影是汗涔涔的,汗水浸湿了他的球衣,轻薄的布料黏在身上,勾出一个青松般的身形。


“我要他。”


说出这话时黄少天是不假思索的。喻文州坐在他旁边,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场上的王杰希,回道:“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么?”


“嗯。”

“那祝你旗开得胜吧。”


“必须的。”


应喻文州的吉言,他现在应该是已经得到王杰希了。

“你就这么滚到我的床上,像只落汤鸡?”

王杰希走到他身边,俯身撩起他衬衣的一角,黄少天的衣角也是湿的,在王杰希指尖留下润漉感。

也许是知道黄少天现在死鱼般动弹不得,王杰希只是拎着他领口,把他朝自己的方向拽。“起来。”他有些轻微洁癖。黄少天被拎着勉强坐在床沿上,两人一高一低,王杰希浴袍得长腰带垂在他身侧,随王杰希的动作而晃动,搔摩在他身上就是勾动欲火的烈药。

“头发不擦一擦就倒床上,当心头疼。”一块毛巾搭在黄少天头上,王杰希给他擦了擦头发,毛巾足够大,他们靠得很近,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声,黄少天一抬头就吻住了王杰希。


一个自然的,热情的,潮湿的吻。


🚲




评论(4)
热度(70)

© 方方方方不是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