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王】心野夜

BGM:林忆莲-心野夜

/王杰希性转避雷注意

/短打。

/请 @方方方方不是诀 签收。



“Mercy Mercy Me.”


房间里没有熏香,只是飘逸着熟透的水果般的香味,大概是王婕希的香水。


此时她正伏在栏杆上,一边吸着香烟一边看帝都夜间车往车来,尾灯划出一道道转瞬即逝的亮线。彩灯晃得人目眩。太斑斓了。白烟缭绕着上升,散在夜幕里,像是滑进黑暗深潭里的滑缎。

今晚有月亮,挂在漆黑天幕上兀自幽幽散出寒光,照在新做的旗袍上,丝绸也折射出冷冷的光泽。


夜风吹在身上像刀子割,让人疑心是否掺了冰碴子,王婕希却似没有感觉到冷,仍是光着臂膀。

身后脚步声响起,愈来愈近。孙哲平。


“看什么呢?”他用双臂把她圈在怀里。孙哲平觉得自己是抱了块冰块,她露出的肌肤都是凉的,大概浑身上下只有忽明忽灭的烟头还带烫。“在外边吹风好让自己感冒?”

“抽支烟。屋里不方便。”王婕希稍微偏过头,孙哲平看见她睫毛微微颤动,像是黑色蝴蝶在扇动翅膀。“你看底下。”她朝下方指了指。

孙哲平去看,没看出什么玄机。“看着呢。”

“好看么?”

他想说“你又不是没看见过”,临脱口又咽回去,改道:“好看。”

“你太敷衍了。其实我觉得一点意思也没有。”她的眼睛里忽然闪出几分狡谲,又有些冷漠的意思。“这儿是挺冷的。我抽完了,进去吧。”

“我以为你不怕冷。”

“美丽冻人嘛。”


烟头被碾熄在烟灰缸里,黑暗里的一点火光被消灭,仍有余烟飘飘摇摇上浮。月亮在天空中冷眼旁观二人进到室内,一只手伸出来把帘子完全拉上———它偷窥不得了。


暖气太热了。王婕希心想。

其实并非如此,只是孙哲平刚洗完澡身上发烫,她身上又太凉。

她只觉得热力快让她产生耳鸣。

或许孙哲平也觉得热,他解开浴袍敞着胸膛,王婕希的香水味被蒸起来,朝他涌去,像是一波又一波浪潮,催逼他速速放弃理智任凭情欲横流。


“孙哲平,帮我。”肇事者王婕希心安理得地支使前辈。“盘扣不好解。”

从领处到大腿,每隔十公分左右就是一个,麻烦虽然有,真正让她提出这样要求的原因还是不大愿意显出过分热情的样子。

“你喊我什么?”孙哲平探到她领口的扣,指尖稍动,解开了。

“孙哲平啊,难不成你改名了?”王婕希看着他,一本正经道。

“没这个打算。行吧,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孙哲平指尖顺她腰线向下滑,又摸到粒盘扣。

“你还想听我叫你前辈么?”王婕希把颈上的珠串取下来,随手掷在地上。屋里铺了地毯,项链掉下去一点声响都没有。

“别。”孙哲平的手在她腰上停有片刻,又向下滑了。“为什么不做成拉链?”

“高定都是盘扣,拉链看着多廉价。”

“我不懂这些。”说这话时他刚好解开最后一颗扣子,王婕希稍稍配合地动了动,衣料就滑到脚下堆叠起来。

“你知道才是怪事。”


天花板上吊的灯是暖光的,打在她身上更显出线条的柔,更妙的是其中一束比其他光线略强些的光恰巧落在她腰窝里。

“待会儿我们可以出去吃点宵夜。”王婕希只着内衣,披着头发,和孙哲平两人坦坦荡荡地相对。“晚上没怎么吃。”

“好。”孙哲平的视线擦过她的锁骨,她颈窝里大概盛了极甘美的醇酒,只是一眼就让人酣醉。“不过还得先吃开胃菜。”


王婕希踮脚,把面庞贴上去,同他亲吻。这是让他品一品她唇上口脂。

大概是“任君享用”的明示了。




-Fin.-


评论
热度(27)

© 方方方方不是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