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Strong Medicine(烈药)



/给 @WQian 的点文

“失眠,乏力,还有呢?”
“易怒。”
“典型的亚健康状态。你这样有多久了?”
“不知道。平时忙得很,哪有空关心这些,没病没灾就算过了。”
王杰希端起桌上的茶水,吹吹凉喝了口。
“什么味道,还挺香。”


喻院长家里蒸了新熏香。如果不是日理万机的王总特意拜访不会换上。冰片丁香的气味混一块,冷冽得很。其实王杰希觉得有点像风油精清凉油那一类的东西,好闻只是随口一说,不过提神醒脑倒是真的。


“鸠居堂的黑方。当然,说了你也不知道。”喻文州给他续上茶,自己捧起茶盅暖手。他指尖有些凉,屋里地暖空调开放也没办法。
“也对。平时要做的决策太多,知道的信息太多太杂很耗神。”王杰希抬头看了看喻文州家里的陈设,“平时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去开会的路上。批复邮件短信已经足够让我觉得几乎要疯了。”
他的目光游游移移,最后定在小立柜上摆的相册上。
“我翻翻?”
喻文州点头默许了。


这本相册就像是有人预先放好,等他看见,又等他翻来似的。王杰希打开它的时候掉出来一张照片,有些褪色。
“这是……”他拈起相片,看清楚上边的人的时候小声“啊”了下。
“嗯?”
喻文州俯身凑过去看,也笑了。“你看看,你那时候多可爱。板着脸,整天像个小大人。”


照片上王杰希和喻文州并排站着,两人都穿着制服,很乖。王杰希盯着镜头时是一副很警觉的样子,喻文州笑得很甜。


“我现在就不……咳,我…哪有你可爱。你看,你掉了颗门牙,自己还大张嘴地傻笑。”
王杰希指着照片上喻文州张开的嘴,果然,门牙那里空空荡荡,有点滑稽。
“你那时候不也换牙?怕被人看出来就把嘴闭得紧紧的。”喻文州的手指在照片上点点。“说起来,你这么忙,还来我这里?”
王杰希把照片往册子里一夹又往后翻。“喻大院长的号不好挂。”
“不是有句话叫有钱能使鬼推磨?”
“去医院能喝着喻院长亲自泡的铁观音?”
“这叫普洱。”
“噢。”


其实王杰希想告诉他,他为了来跟他单独呆一会儿,推了好几个会。虽然也不算什么太重要紧急的会议,已经是他做出的极大牺牲了。
没必要。


后边的照片里大多都是喻文州的,从幼儿园,到小学,再到初中,高中。王杰希在每个时期都有登场亮相。
“没想到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王杰希说。
“大家都是奔三的人了。二十来年的老交情,确实挺久。”喻文州大概是觉得这个姿势不大舒服,抽身回去端起小茶杯喝了口。“还是小时候好,不用操心工作,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就好了。”
“那时候问你以后想做什么,你说你要当科学家。”王杰希翻到张喻文州举起小学科技大赛获奖奖状的旧照片,“没想到现在成了老中医。”
“医学好歹也是科学。你那时候整天嚷嚷着要做宇航员,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结果呢?现在成天忙于工作忙于事业只能和大地亲密接触。”喻文州瞟了眼那张照片,不硬不软地回了句。
“坐飞机的时候还是在天上飘的。”王杰希又往后翻,看见自己和喻文州一起举着航模傻乐。


小时候真好。不必为案牍劳形,能够花上大把大把的时间去陪伴自己在意的人。那时候总是觉得时间过得很慢,长大了才发现恨不得一天有二十八个小时,一分钟当八分钟花。
喻文州对他来说,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是亲密爱人。是,非常在意,也非常珍视的人。
坐上高管位置之后权力更大,责任也更重。到达顶端并不意味着万事不需亲力亲为的轻松,相反,什么时候做什么事,什么事不能做,怎么做,找谁做,每一项都需要考虑,每一项都得有长远的眼光。
市场竞争太残酷,现代社会的快节奏生活迫使他不得不习惯见缝插针回邮件打电话,不得不习惯应酬生活。亏得是喻文州,能忍受他一周只有一两天出现在他面前,剩下时间不是应酬就是出差。


王杰希看着少年时的自己,和少年时候的喻文州,思绪飘得很远。所以喻文州握住他的手腕时稍微受惊。


“这里是神门穴。”喻文州把王杰希袖扣子解开,向上捋了捋,王杰希手腕露了出来。喻文州摁了摁他小指一侧的腕横纹尺侧端,“揉这里可以帮助入眠,补益心气,安定心神。平时办公室里自己试试?”
“好。”他答是这么答,也没往脑子里记。
可能是感应到王杰希的漫不经心,喻文州手上用力重了些,迫使王杰希吃痛倒吸口冷气。“嘶……轻点儿成么?”
“神门穴可掐、揉、刺激,以有轻微酸胀感为宜。”喻文州点点头,又补上句:“此手法最适合在晚间睡前操作。”
“我记住了。”王杰希想把手抽回来,失败了。因为喻文州握得很紧,他的眼神也带了钩。
“重一点你比较有印象。”
“并购收购,发展业务线,砍掉多余的业务线。我还是不够信任他们,一些事情不敢放出去交给他们干。最近想裁掉一批吃闲饭的,又要考虑股东那边。”王杰希忍痛任他对自己下手。
喻文州手上动作轻了些。“我知道你真的非常辛苦。换成是我,肯定做不到六点起床了忙到七点,简单吃个早餐就去上班。半夜三更起床上厕所还要看报告回信息。”
“你也不轻松,前段时间那个医闹事件,都上了报。


喻文州把手收回来,王杰希自己又揉了揉那个穴位。“我觉得我自己按没感觉。”
“那就我来。”


王杰希低着头又试了试,“确实专业的就是不一样。”抬头时,喻文州就在他面前,俯身亲吻他的额头。


一个清凉的吻。


“公司需要猛药,但你现在更需要一点舒缓剂。”



香碳烧到这时候,炼香出了中韵,空气里郁散开的气味里还是凉,多了点莞香琼脂的甜绕在里边。


“你想不想睡一觉?”



—fin.—

评论(2)
热度(52)

© 方方方方不是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