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山盟海誓之怪谈

/与《爱煞妖兽大悲咒》同一系列。


———怪谈。

王杰希这种妖也许是冰或雪的化物。平常人的眼光来看他的外表没有残留冰雪的性质,但是他的性格确实从中脱离成形。

王杰希不动声色将衣扣从上至下一粒粒解开,白色衬衫被褪下,衣衫过处风雪覆地。他袒露在外的肌肤也很白。白色象征纯洁、高尚,但喻文州看王杰希总觉得他从内而外释放近于魍魅的引力,拉扯他去靠近、贴紧,交融为一体。



———山盟海誓。

喻文州和王杰希的纠缠不是由表白开始。这个非必要程序被放在某年冬天,未经事先安排。喻文州生于南方长于南方,没见过几次雪,那年B市的雪很大,两人在共同购置的四合院里,并排坐同一张长椅上看雪。

王杰希懒管苍生的眼神很冷。他伸手,几片雪落在掌心里,然后他把雪花吹了出去。然而这样的举止在喻文州眼里充满纯真的童趣,混了点媚气,也对,他是妖。他像王杰希一样去接雪,看雪融化在手心。

-“王杰希。”
-“嗯?”
-“我爱你。”



———怪谈。

好像萝藤缠搂柏树,好像流泉淌经碎砾,好像花雪抱合天地。

喻文州的神色像是朝圣,又如刚刚开慧的稚子初领圣体,也类似于骑士于领主所效的忠诚。

王杰希的目光里冰融了些,化开,冰封住的是千年之魔障,藏的是足以令人灭神毁身的陷阱。喻文州明知是险却仍这么陷进去,伏姿是最虔诚的膜拜。

王杰希不是雍雍穆穆的神明,妖兽本不应受此。然而妖和妖之间也无需遵循平凡人类限定的规则。

王杰希在喻文州耳边低语,有意呼气撩拨逗引,似乎下一秒就要将雪吹于他面。他的脾性好像也融了,王杰希散化为一团水雾,氲在喻文州眼前。他现在是滚烫的,他燃自己,炙热地弥散开裹住喻文州的躯壳。

春雨融化冰雹。喻文州觉得自己曾经是雨。

妖与妖合而为一之时,漫山都覆盖了妖的情欲。洁白的床单上浸染层秘而不宣的欢乐显出淫靡。




如果一物温度足够低,被其冻伤也是灼烧感。抵至高潮时喻文州觉得大脑放空片刻,尔后挤进来的第一个意念正是此。





fin.


评论
热度(32)

© 方方方方不是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