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王】锁骨

/非常短的短打。请 @方方方方不是诀 签收。

/王杰希性转。避雷注意。


“太贴近会变质,你要爱我的锁骨。”


王婕希的背部抵住训练室的门。隔着门的那一边是战队里其他人为找他们而发声呼唤,这一边只有心跳声,让人想起烈火燃烧薪柴时的爆裂。她感觉热,很自然地解开了领口一粒纽扣。王婕希的锁骨好看,光滑平直,被领口半掩着若隐若现。


“王婕希,”方士谦附在她耳边以极轻的声音道,“恭喜你。”


有些人不喜过于亲昵的肢体接触,譬如王婕希。管你熟魏生张,只要不是自己主动接近的,都不喜欢。而此时,方士谦以一种极暧昧的姿势在她耳畔低语,鼻息拂在耳廓上最敏感的地带,实在是让人不适。情欲是一团火,把人浑身上下的细胞都点着,然后慢慢地烧,直到浑身血液烧得滚烫。


“客气了吧,副队。”王婕希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句,一双眼睛却像钩子,另一端钩着方士谦的眼神。


起初,二人的关系实际上并不融洽。方士谦本来就对林杰的退役有些感伤,王婕希是接替林杰的人,自然而然地就成了方士谦的泄愤对象。方士谦其人,平时在外人面前成熟稳重,处处行事稳妥,沾上林杰的事情,又碰上个王婕希,压抑着的孩子气就往上涌。王婕希刚进微草时自以为天下第一,漂亮又桀骜,颇有些恃才傲物的意思,方士谦也是鹤立鸡群的人,常言道一山不容二虎,两虎共斗,平日里私下见面必夹枪带棒相互嘲讽一番。对方的本事心里当然都是承认的,可嘴上却不肯说。


岁月如刀,锉刀,一分一秒地磨掉许多东西。气氛渐渐微妙。火药气味慢慢消散,余留下来的就是经年积累下的默契与惺惺惜惺惺。谁也说不清楚这是怎样一个转变的过程,起初的针锋相对是自然而然的,后来的默契配合竟也水到渠成。


王婕希从前并没有思考过方士谦对她的看法。这不重要。旁人的看法无法阻拦她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这时候,她不由得想:方士谦现在这么做究竟只是开个玩笑,还是有别的意图?她不得不提前想好应对的法子,否则届时手忙脚乱。


本能上,她并不认为方士谦对她有意思,只觉得这个人处世之道确实比她稍微高一些。假如平时的方士谦是“正常”,那现在的方士谦就不怎么正常了,他连眼睛都有些红,大概是天干易上火的缘故。


她只能看着方士谦的眼睛,想在里边寻找出一个答案,未果。


门是冰冷而坚硬的,抵着背,不是舒服的体验。相比于无休止后退以保全自己的防御,她更喜欢得寸进尺些往前逼。门外嘈杂,她觉得自己的神经某处似乎被注射了兴奋剂,血液里缓缓流淌的攻击欲被噪声搅动起来。


王婕希不言不语,只是用手指拨弄着再往下一粒扣子,用指尖在其上画了一个小圈,然后理了理自己的衣领。她仍然看着方士谦,打算见招拆招。如果只是纯粹的玩笑,她就痛打他,假如是说什么其他的话,她就找个理由拒绝。过于亲密的关系并不适合于所有人,尤其是她和方士谦。对于方士谦,她说不上讨厌,只是不习惯更过线的相处。不安心。


方士谦也看着她。 相处时间不算长,却也不短。欲望是人的本能反应,就算把他自己给拆开,源头在何处也不得而知,大约只是所谓的“日久生情”。王婕希的小动作尽数落在他眼里,他很清楚王婕希在想什么,他又何尝不是在博弈,赌自己会不会把一颗心掏出去然后被人踩在脚底。有个词叫“孤注一掷”,现在他就是个行至末路的赌徒,抱着无路可退的疯狂在悬崖前跳舞。


明明只是一场表白,却像打仗。


仿佛是终于下定了决心来破这个僵局,方士谦低头去吻王婕希,出人意料地,她并没有躲避,或许她根本没想到方士谦会选择避开语言这条路。两个人都昏头昏脑,唇舌相触时片时清醒,又被烧得过烫的情欲捆住,以摧枯拉朽之势折断了顾虑。方士谦轻轻咬住王婕希的舌尖,像蛇捕食猎物。


门锁被扣上,外边有人敲门,雷雨齐下似的响。屋内两人近乎忘我地亲吻,生涩而琐碎,手指搅在一起。


这就是答案。




-Fin.-



评论(3)
热度(31)

© 方方方方不是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