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柳】我心中所有的你

周烨柏的周,柳非的柳。单箭头。灵感来源于 @方方方方不是诀 同某位先生和好,有感而发。今天我是不太开心的周烨柏。

我是周烨柏,今天我想给大家讲一个我身边真实发生过的故事。


故事的最开始,我想讲的是我身边的一个女孩子,她是我的队友,微草女选手就一位,你们大概已经猜到了,她就是柳非。非非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性子直爽,我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后来又一起去了微草,冷板凳一起坐,欢呼与掌声一起听。我很喜欢她的,不过话说回来,微草的男生有哪个不喜欢她呢?


我已经不记得她是什么时候和刘小别开始谈恋爱的,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他们已经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我那时很惊讶,因为……我以为她不会谈恋爱,她眼光高,谁也看不上。我当时以为我会哭,没有,天气太冷,眼泪全结成冰,冻在心里。 男儿有泪不轻弹,哭鼻子很丢人的。
我不想破坏他们的感情,我只希望非非可以健康、快乐。我也不在乎自己能否参与她的人生。
有本书,先前很是畅销,还被拍成了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电影上映,我就去看了,一个人。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不是一个情感细腻丰富的人,这部电影也并不能算是什么经典,非非给我判死刑时我没有流一滴泪,但我却在那个叫“猪头”的小胖子一边嚎啕一边追赶着出租车时哭了,一塌糊涂,埋着头,眼前浮现的是过去的二十年。
我可以从她的全世界路过,我不甘心从她的全世界路过,我不想从她的全世界路过。


那时我刚好读了点张爱玲的书,觉得非非的气质很有些像张爱玲。后来回想起来,才发觉其实我自己才是像张爱玲的人。那句话怎么讲的?“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从尘埃里开出花来”,我只需要安安静静站在她身后。
我是周烨柏嘛,是柳非一个人的烨柏猪猪。 


如果非非注定和别人在一起,我期望那个人是阳光开朗的,可以包容她的一切坏脾气,让她无所畏惧地向前飞。显然,刘小别并不是这样的人。我很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没有资格去管别家的感情,但我始终放不下非非,盼她过得好。我只能怀着自己的一点忧虑,衷心希望刘小别就是最适合非非、会陪她一直走下去的那个人。


一向与众不同的非非谈起恋爱来其实和其他千千万万的小姑娘没有区别,会不知不觉地开始傻笑,会时不时提起自己的男朋友,说他多么多么好,说他们的日常有多甜,或者说他们之间的矛盾,说自己对感情的忧虑。我能怎么办呢?当然是笑着听她讲,笑着求她高抬贵手放过我们这些单身狗。
在我已经习惯了这种远远观看的感觉,伤口愈合之后,我以为他们会一直一直甜下去,他们分手了。之后我才晓得,我以为的“他们突然就在一起”其实是一次复合,而这次分手,已经是他们的第二次。
非非和刘小别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没有问她,我不想揭她的疤。实际上不用问也能想明白,非非性子傲,从小任性,不是什么人都能忍耐的。再鲜艳的花朵,总有凋零的一天,火焰总会熄灭,刘小别可以一时把她捧在手心上,等爱情的魔法效力一散,他就无法再忍受了。感情也许就是这么脆弱的。
据说又有些隐情,可这些同我又有什么干系呢?


感情虽然脆弱,可失恋的阴影却迟迟不散。非非就像是恨透了刘小别,所有能联系的地方她都拉黑了他,很果断,很决绝。而我只能陪着她,等她的伤口自然愈合。这种事情,没有人能够强求得来的。
六月七日,非非和刘小别分手之后的第七十八天,我们一起去了小时候经常一起去的公园。那天是我的生日,当然,也是非非的生日。
晴空万里,我和非非一起走在公园的碎石子小道上,这种感觉很熟悉,日光很暖,照在身上的时候很舒服,就像是打翻了一只令人怀恋的旧日的香水瓶,把昏沉沉的灵魂都唤醒了。
“周猪猪——”她拉长了调子。
听见这个称呼我愣住了,只是一瞬间。小时候我确实胖,经常被同龄人开玩笑,也只有非非愿意和我玩,交换条件是——我必须什么都听她的。她是我幼年时唯一的玩伴。后来,我越长越宅,不爱锻炼且挑食,脂肪耗光之后就是普通瘦猴。穿衣显瘦脱衣也没肉,全身上下最常活动的就是手,也再也没人喊我“猪猪”。
以前的日子还是很快乐的。上树掏窝上房揭瓦,追着车赶撵着狗跑。我上树她望风,她揭瓦我给偷梯子。人称“大院儿双霸”。都是以前了。


时间拉回现在,两人并肩走在公园的小径上,一切都好像还是以前的模样,又好像全然不是从前的样子。从前还小的时候我不信那句“你快乐所以我快乐”,认为消极,后来愈是长大,愈发对王菲唱的“你眉头开了/所以我笑了/你眼睛红了/我的天灰了”深有体悟。此时此刻,午后阳光从头顶上投射下来,散开在我和非非身上,把暖意渗进身体里。这都是真切的。


在微草的几年也就是一晃而过的事情。直到故事最后,我还是没有向非非告白,我想我已经习惯了这样漫长的陪伴,漫长的暗恋,漫长的精神折磨和痊愈。
也许是某天睡午觉半梦半醒时忽然醒悟的,我回想着过去的二十来年,并不觉得自己是浪费。
当处把我从自我封闭的樊笼里解放出来的人不是非非,是我自己。因为喜欢她,我也开始学着去爱这个世界。我想我们是最亲的亲人,而陪伴,已经是最真挚的告白。
又是几年,我出了国,在社交网站上看见她晒出她和刘小别的合影,大约是又和好了。分分合合,都是人生常态。


我还是喜欢她。这份喜欢承载的时间太久了,久到我喜欢的那个非非其实已经成为一种符号,一种烙印,融化在我的骨血里,鞭策我向前飞。时光将年少的朦胧爱恋沉淀成暗金的碎屑,积累在心底,是值得珍惜的宝藏。

祝她,前程似锦。

评论(4)
热度(25)

© 方方方方不是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