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王】亲爱的术士先生(下)

-尾声


夜幕低垂,漫天繁星。

这种时候很适合在草坪上铺一张四角都缀了流苏的大方毛毯,然后两个人对坐在毯子上享受美食与朦朦胧胧的夜色,还有,四围弥散的浅薄的青草汁浆的微微酸涩的芬芳。

索克萨尔和王不留行都是这样认为的。

王不留行扳起小牛犊的头颅,刀起刀落,割断喉管,剥去皮张。然后剔下腿肉,用油脂包裹腿骨,双层,把小块腿骨放置其上。

“索克萨尔——”

“嗯?”

王不留行抬起头用手背抹去脸颊上挂的汗粒儿。肉包在劈开的小松木块上焚烤,热油顺着饱满的纹路淌下,滴在木头上滋滋作响。

“我要的香料呢?”

索克萨尔递过去几个早先预备好的小瓶,这就是回应。这几个玻璃小瓶里盛的是红豆蔻、小茴香、斯里兰卡肉桂、切片的沙姜以及白胡椒粒,排在草坪上成一列。

王不留行把手里的小刀搁在脚边, 抬手把香料抖落在大小均匀的肉块上,又洒上闪亮的醇酒。这种景象使人很容易想起希腊神话中诸神欢宴的情形。这样的盛宴中年轻的神祗应当笔直站立在负责炙烤祭畜的年老神明身侧,手握五指尖叉,等待着腿件焚烧完就可以品尝内脏大快朵颐一番。

当然,索克萨尔不会青年神一样完全不顾及形象地饕餮。而且,他发现王不留行随手搁在地上的刀有些眼熟。

淡红的刀柄尾端嵌了块玻璃,刀片很薄,上边虽然染了油污,仍然依稀可辨出精细的花纹。

索克萨尔忽然明白了一些什么,这种事情或许他早就应该明白的。迈了一小步,刚好站在王不留行右边的位置,距离很近,可以看清王不留行睫毛下的阴影。

他现在没有心情一根一根地去数算王不留行的睫毛究竟有多少根,不论是四十三根、三十五根还是什么其他的数字,这都不重要。

术士先生按手在王不留行发顶的旋儿上,为美食而辛勤劳动的魔道学者来不及避闪,道:“别着急啊,还有那么一会儿才熟。你不会喜欢吃生肉吧?”

说完这话也没见索克萨尔把手拿开,抬头,眼前是术士先生弯弯的嘴角。

坏了。

王不留行第一反应是这样。

尽管他也不大明白为什么就坏了。

王不留行总是能够知道索克萨尔在想些什么,然而却不是每一个细节都能了解得一清二楚。譬如此时他知道自己一定是什么地方做得还不够,以至于让索克萨尔的情绪有些…不对劲。但是他不会知道只是因为一把小刀,就是他刚才拿来切肉剥皮的刀。他更不会知道那把刀的炳部是用整块珊瑚打磨抛光成的,所谓的玻璃实际上是红宝石。更重要的是,那把匕首是索克萨尔的挚友夜雨声烦亲手打制送给索克萨尔的生日礼物。

索克萨尔完全有理由大发雷霆,有理由揪着王不留行的衣领对他臭骂一通,或者拎起法杖和他打上一架。

但是他没有。

他只是弯腰拾起地上沾了污渍的匕首,捻起王不留行的衣角,正反两面擦拭了小心放在衣袋里。

“哎,这刀我看你扔在壁炉底下沾了灰,怪可惜,洗洗能用。”

“没事。”

“没事你拿我衣服擦?”

“反正也是你洗。”

“……”

为了抚慰术士先生受伤的心灵,王不留行另煮了锅枫糖柑橘水以示歉意。索克萨尔毫不客气地挖去一大匙玫瑰花果酱,搅在糖水里喝下去压了压食。

“术士先生,你应该对今天的夜宵给点评价。”

“嗯,马马虎虎吧。”

 


评论(3)
热度(14)

© 方方方方不是俨 | Powered by LOFTER